《诛仙1》电影观后感以及影评【5篇】

时间:2020-04-24 11:57:00

  2019年由小说改编而成的电影《诛仙Ⅰ》正式上线各大影院,而《诛仙Ⅰ》电影主要讲述的是少年张小凡双亲离世,被青云门大竹峰收留。2019年由小说改编的电影《诛仙Ⅰ》上线各大影院,《诛仙Ⅰ》主要讲述的是少年张小凡双亲离世,被青云门大竹峰收留。机缘巧合之下,他习得佛门天音功法,又意外获得魔教法器烧火棍,踏上强者之路的同时,也让他陷入了巨大的危机。至魔法器的现世,与陆雪琪、碧瑶、田灵儿三个女生间命运的交错,都让他原本单纯的人生轨迹充满变数。一个勇者驳斥命运的传奇之旅就此展开......关于观看《诛仙Ⅰ》的观后感以及影评,小编准备了以下文章内容,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诛仙1》电影观后感以及影评【5篇】

  《诛仙Ⅰ》观后感影评【1】

  我本人看过《诛仙》的原著,有一定情结,不过适当的改编是可以接受的。8本《诛仙》当中最喜欢的还是前5本,到后面明显作者萧鼎收束不住,到大结局更是强行收尾,令很多读者不太满意,称得上是虎头蛇尾。

  对于几位演员,我了解的也不太多,没看过《陈情令》,没追《创造101》,肖战和孟美岐两位倒是认识,但是不太熟。李沁相对而言比较熟悉,看了她的《白鹿原》,印象还不错。最熟的可能是程小东,毕竟是上世纪著名的武术导演,《倩女幽魂》《东方不败》都是经典。

  所以我的评论只针对《诛仙1》电影本身,不针对任何人。

  由于本片没有开任何点映,也没给媒体看片,开画和开分时间都是13号上午9点,这种感觉和去年《爱情公寓》很像,所以行业内一直流传说这是一部惊世烂片,质量和《上海堡垒》差不多的那种,所以我报着非常低的预期来看这部电影。

  但前半部分比预想中还是要好一点的,当然也只是一点而已。看得出来程小东还是按照上世纪仙侠片的拍法来拍这一部,所以会故意放大很多生活化的场景,增加一些自以为有趣的笑料,比如开篇选择从小凡做梦、炒菜开始,而把草庙村屠村放到回忆当中。

  不得不说,这段炒菜、吃饭场景的油腻程度堪比去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杨洋拉面的场景,不说的话还以为自己在看肯德基的广告。虽然是为了展现大竹峰上的弟子们和睦、亲切,但这刚一出场一个个都是逗比的感觉,完全没有修仙之人的风骨。

  本质还是在于,程小东对于整体世界观尤其像《诛仙》这样庞大体系的作品,改编只能停留在表面,所以只能从小切口进入,呈现出的效果就有些诙谐,也有些吵闹,可能和我们预期看到的《诛仙》开篇并不相符。

  其实《诛仙》前两本的内容放在一部不到两个小时的电影中确实有点赶,而且还舍去了非常重要的黑水玄蛇这一段落,实在可惜。所以接下来就剩下两件核心大事:七脉会武和诛仙剑阵。

  七脉会武这一段,看得出来电影制作上确实拮据,比如六师兄杜必书的法宝骰子没了,和人比武变成了在地上打滚摔跤;而田灵儿与陆雪琪的比武,琥珀朱绫也变成了比剑,感觉一下子low了不少。但整体还是按照原著的感觉来的,也还在能接受的范围内。

  但最令人期待的诛仙剑阵实在不能忍了,这是本片的高潮段落,却改编的胡闹至极。且不说将碧瑶挡剑阵的段落变成了挡陆雪琪的剑,后面一个个扑上来为张小凡挡剑的角色都很突兀。张小凡不仅误伤(杀)了田灵儿,杜必书还为他而死,实在是狗血至极。

  而关于碧瑶的生死也没做过多的交代,只拍到张小凡将其带走,影片便戛然而止。这不是《诛仙1》吗?这么重要的问题,不交代清楚,接下来还怎么拍第二部啊?

  刻意的煽情完全打破了这一幕应该有的意境,而对路人来说,“诛仙”这两个字在电影中几乎都没有提到,只怕很多人都会一头雾水,对普通观众可以说非常不友好了。

  影片的整体画风和特效延续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感觉,并无创新之处,可能未来拍仙侠剧都要是这种风格了,看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还有意义的,至少成为了一个“标杆”,供之后的仙侠片创作者们效仿,画风就按这个模式拍就行了。

  我觉得最令人生厌的,是部分场景透着一种猥琐感,尤其是明显为制造噱头强加的吻戏,和碧瑶那句“大男人家出门不带棍”,公然开车,令人哭笑不得。青云门的弟子个个变成了好色之徒,盼着偷看女弟子练武。就连生性木讷的张小凡,都会花式撩妹,油嘴滑舌。

  你可以适当改编作品的故事,但不能改编人物在人们心中的形象,这是一部小说改编作品最基本的底线。

  而且很多桥段把人物设计的和智障一样,比如把张小凡放进丹炉里,师兄们你们以为张小凡是孙悟空吗?在丹炉里煮了半天还没事,真的可以借用六老师的名言:戏说不是胡说,改编不是乱编了。

  演员方面,肖战的表现还好,中规中矩,至少比李易峰要贴合角色太多。最后入魔那一段其实挺难演,他表演的还在能接受的范围,不至于反感。

  李沁美则美矣,但冷艳美人不代表面无表情,她和张小凡之间的互动还是太少,到最后的情感也有些莫名其妙。最值得吐槽的是出场方式,感觉像在跳体操,合着小竹峰女弟子这是组了一个体操代表团?

  大家争议的焦点还是在孟美岐上,感觉摄影师和剪辑师肯定和孟美岐有仇,刚出场就让她翻了个白眼。由于造型奇特,就连最后的牺牲也让人难以共情,且加了很多没有意义的戏份,合欢铃等重要剧情反倒没了,对于碧瑶这个人物的理解完全没有帮助。

  这部电影真正的女主角应该唐艺昕,从头演到尾,田灵儿的戏份可真不少,到最后一刻张小凡心里想的仍是她。从《青云志》到这部《诛仙1》,唐艺昕也算得上是田灵儿专业户了,感觉尚可,但完全没有少女感的配音实在很违和。

  说三点我觉得还算是亮点的地方,一是师尊们的演员,都是港台老戏骨,看着比较亲切,尤其是徐少强的苍松道人,当初看书的时候就曾脑补过由他来演这个角色比较合适。只是奶油小生邱心志来演胖胖的田不易,实在反差很大。

  二是大黄和小灰呈现的还可以,至少和小猴子的互动还能看得出一些可爱的感觉,调节了电影的气氛,电视剧中小灰的展现明显糊弄的多。

  三是鬼王的四位手下设计的很有上世纪港片的cult感,鬼娃傀儡、猪头人身等几个反派形象确实令喜欢类型片的观众眼前一亮,如果要拍第二部,可以把这几个角色延续下去。

  《诛仙1》之所以获得这么高的关注,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它是一部“流量电影”,很多人说《上海堡垒》预示着“流量电影”的终结,其实我觉得也没有这么绝对,如果有认真的流量明星来诠释作品,给电影带来关注度也是一件好事,没必要一棍子打死。

  具体到《诛仙1》来说,流量在这部电影中的表现其实都还说得过去,大多数值得吐槽的地方在于导演、编剧的思路,以及服化道的问题,“流量”们也是在完成任务而已,没必要因为这一标签就对电影过度指摘。

  不过程小东这种固化思维,在当下明显行不通,仙侠片的拍法应该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调整,用老思路来让新观众适应,美其名曰怀旧,其实还是在固步自封,不思进取。

  《诛仙》确实不好拍,时至今日都没有一部令人完全满意的作品,最有感觉的可能还是当年任贤齐拍的《诛仙我回来》和《诛仙恋》MV,这和故事本身的难度有关,但重要的是展现出原著中“人性本能”,以及人作为个体身处自然中的孤独感,和对于未知探寻的神秘感。

  这当然很难,但我仍期待着能有创作者诠释出这样的主题精神。

  《诛仙Ⅰ》观后感影评【2】

  电影一开场,我还以为是什么游戏宣传片。一堆人御剑飞来飞去,效果很游戏,然后就是我们的主角抱着我们的田灵儿。两个人你侬我侬的画面其实是肖战(张小凡)脑补,醒来还得去烧饭。这时候注意啦!全场最佳之一,大黄出场!别看大黄是条狗,其实这狗的出镜率还是挺高的。

  肖肖战(张小凡)烧好饭之后,几位师兄一下蜂拥而上抢菜吃,场面一度混乱。这时候,我们的唐艺昕(田灵儿)出场也未能阻止。在师娘一顿打之下,几个人终于老老实实了。然后一个人重要人物登场,邱心志(田不易),我在电影院里还真的没有发现居然是邱心志演的,那么帅的一个人演田不易着实委屈了些。

  以下是原文描述的田不易,“这时,那矮胖之人,即青云门“大竹峰”一脉首座田不易”,所以这个影版出来的时候,我???算了,毕竟咱们要求不能那么高。毕竟这电影要还是讲点良心的话,也不至于如此。

  作为原著党大概都知道,田不易这个人物其实一开始并不是很喜欢小凡(其实他很护犊子)。以下是第十三章原文描述,"想到这里,田不易下意识地看向站在最后的张小凡,两相比较,田不易心情大坏,”其实当初想选的弟子也是林惊羽,直到与陆雪琪一战之后他才小凡颇对其另眼相看。(不过对其有些怀疑)。所以最后电影里面的田不易居然感情深厚到会为张小凡挡剑,我???注意影版是内容是大概只有到84章左右,也就是碧瑶为张小凡挡住诛仙剑的章节为止。但那时的田不易的实力和感情我觉得都不会有此举。所以原著党的我表示很不能理解。

  再来说说七脉会武。首先登场的是林惊羽,这个人物在我的印象里为张小凡打抱不平,而且长得不错,其实应该比张小凡好看,大概就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原文中起初林惊羽对田不易确实不是太满意,但绝不可能像是影版里面那样出言不逊而且嚣张跋扈,一上来打起来可还好,而且林惊羽的头上那发型是什么,我还以为是个日本武士,让人出戏很严重。

  “ 场中两个白衣人,也就是林惊羽和另一个名叫齐昊的俊逸青年,正向田不易见礼。 ”这是原文中,林惊羽和齐昊两人通报会武变动的情景。其实原著里面是因为林惊羽和张小凡比试导致的误会引发,但电影里此处魔改,让我又???

  正式来说说比武。关于抽签,原著里面是张小凡自己抽到的与陆雪琪(李沁)没有一毛钱关系。并且陆雪琪也没有受伤,电影里面为了强行加感情戏而搞那无用的一出。原著里面,两个人的对战相当之精彩,可电影...张小凡被打的鼻青脸肿(应该是为了搞笑)。接下来我们来欣赏下原文。

  “他在半空之中,昂天长啸。声动四野,天地变色!黑色青光,直上天际,狂风大做,云气沸腾!忽地,蓝光一闪,一声尖啸从远及近,从悄不可闻迅速增大,直到震耳欲聋,让人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万道蓝光,此刻竟都合为一体,成一巨大光柱当头击下,看这气势几乎欲将青云山脉斩为两半。”

  “陆雪琪反手,拔出了“天琊神剑”。顿时,漫天的蓝光消散了,收缩了,仿佛如巨龙吸水一般都被吸到那如秋水一般的剑刃之上。陆雪琪面如寒霜,手握剑诀,竟然在悬空的状态下脚踏七星方位,凌空连行七步,长剑霍然刺天,玉颜在刹那间再无一丝一毫的血色,口中诵咒: “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这原本是一场极其壮观的厮杀。电影里面却硬是在那黄沙飞舞中凹动作,我也是醉了。特效给我砸啊!给我狠狠的砸进去啊!个人认为这应该是电影里的一个高潮,但谁知它是狠狠给我浇了头冷水。那台底下的嘘声,那隐藏的痛苦,那张小凡的不甘我在电影里面完全感受不出来。

  再说说碧瑶,简直是惨不忍睹。碧瑶(孟美岐)演技看得出是很努力,但是毕竟不是专业,表情稍许僵硬,说到自己娘亲死的时候,表情毫无波澜。对比肖战的走心,惨不忍睹。再说说打戏,我真的没有感觉到有特别难的,说实话如果真的做不到那种效果还不如上替身。

  电影里面就是因为两个人的短短交流,居然最后能让碧瑶以身挡剑。我???你俩不就睡过一晚上,值得么?而且还什么都没有做。原著里面,碧瑶和张小凡是经历不少事情之后才交心的。但电影简直就是一派荒唐闹剧。明明撑不起这么多的内容,偏偏还要硬生生掰出一段感情。

  不过电影后边很有意思的是鬼王宗的出场,那黑色马车从地面凭空而现倒是有些意思。尤其是四大护法,出场比那些青云的人有意思多了。

  最后鬼王宗大战青云门。原著中的鬼王宗是这样的,“一个中年文士,细眉方脸,眉目看着儒雅,但双目炯炯,额角饱满,却在这文雅中自有不怒而威的气势。”而电影...由于在网上找不到图片,但从电影里面的扮相我突然想到了这个。

  真的很眼熟了。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子的文字才能表达自己的气愤。那么一个有魅力的角色真的是被毁的一干二净。

  我幽姬那么美的一个人居然变成这样。(由于找不到电影里面的角色剧照,找了张类似的妆容)

  幽姬也是涂的惨白惨白的

  电影里面鬼王宗仅凭五人合力把青云门打成那样。那本该浩大的场面,却总让我出戏,原著中其实那一战发生了很多事情,苍松背叛青云,诛仙剑的出现,包括天音寺的人告知真相才引得小凡入魔。但在大荧幕上全部被忽略(除了张小凡怀疑草庙村的屠杀是青云人动的手)。

  电影的结局是小凡抱起碧瑶去了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飞走了。但原著里是这样写的, 张小凡怔怔地望著,无声地流下泪来,双腿一软,终于是再也坚持不住,坐倒在碧瑶身边。那一张温柔而恬静的脸庞,从此成了他一生记忆之中,不可磨灭的印记! 寂静的石室中,隐隐有悲泣之声,轻声哽咽: “你为什么这么傻……我还没有对你说,我在那口古井之中,看到的人是你啊……”

  艹,我直到现在看到这段都想流泪。可我的傻碧瑶永远也听不到这句话了。明明是这样悲伤的结局,可电影呈现出来的却是潦草收尾。要不是不再年轻冲动,我肯定此刻想拉出编剧爆打一顿。

  回到电影本质。我认为一部扎扎实实的剧本是一个电影的灵魂核心。编剧显然是根本不尊重原著,随便魔改,我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那编剧连原著都没有看过就随便下笔写出这样烂的故事,毫无诚意可言。诛仙不只是一部谈感情的戏码,里面张小凡的成长和心里变化也是看点,但在影片里面我全然看不出主角内心的变化。关键这编剧连感情戏都写的不怎么样,前期刻意铺垫,那明明深藏的心思却被明明白白的摆在里面,张小凡是一个内敛的人且从来不会那般轻易的说出我喜欢你这样的字眼。

  诛仙里面不仅是张小凡,其他人物也有很大的魅力,可这所有的画面却都集中到了几位主角身上。关键,这几位主角也并没有什么出彩的表现。原来正道与邪恶的交锋,就只是打架而已。简直是去其精华,取其糟粕。

  而且这玩意看起来还要出第二部,呵呵。

  至于演员方面,我觉得他们都是尽力了。李沁倒是让我有些刮目相看,能感觉到陆雪琪这个人物的性格。肖战,我没有看过他其他的影视剧,但单凭诛仙里面的表现来说,尚可。碧瑶....,算了,不想说。但孟美岐本人应该是下了功夫的,表演里面看得出很努力的成分,但不尽如人意。

  但我要给好评的是大黄和小灰。这两个简直就是影片中的吉祥物。尤其那小灰的反应给的多好啊,说实话小灰应该多给些出场费。

  《诛仙Ⅰ》观后感影评【3】

  活了快三十年了,没在电影院看过这么傻逼的电影。

  一分钱的特效,嘴型没几句能对上台词,故事逻辑?不存在的。

  画质像是八十年代的玄幻电影。

  服化道工作人员大概吃了屎,当看出来那个魔石是东北江边随处可见的火石的时候,我跟闺蜜笑成了傻逼。

  把观众当弱智一样的搞笑包袱,这电影烂到,我们在电影院里笑到流眼泪。

  肖战对着一个烧火棍演戏装傻卖萌,唐艺昕那个淘宝绸缎飘啊飘啊,我觉得我是个sb。幸亏我没有自己花钱,不然我就把自己的手剁下来。

  还有,如果这部电影的特效都能算“好”的话,那让我们给流浪地球,妇联什么的颁个神级宇宙贡献奖。

  就那抠图还有白边儿呢,老子真特么也是懒得说。脑残粉还是回粉丝圈蹦迪吧,别在这瞎嚷嚷。

  ——————

  好吧好吧,见你们讨论这么热烈。就说说特效哪里不好。

  白边儿就不说了。恶心。

  1.这个电影色调严重有问题,像是一幅画严重褪了色,到处都糊糊的旧旧的,难道是为了让白边不那么明显?看哪里都觉得,怎么这么糊?这颜色是掉色儿了??整体观感都很难受,像是黑白电视刚刚过渡到彩色电视,可是还各种不和谐的感觉。

  求求脑残粉不要说这就是风格。

  2.动作特效太生硬,不流畅。刚开始唐艺昕带着1分钱的绸带飘啊飘啊,一群人跟后面嗖,嗖,嗖。。。。。艹,我差点胃痉挛。还有哪一段那个冰冻住了,然后碎掉那里,我的妈我以为在看小成本影片,有粉丝说这电影特效可不便宜呢~不便宜就搞出这么个德行?

  3.动画特效太low太丑了。那个什么龙什么神兽,一出来老子以为在看复古电影,就这,放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一定震撼不少人!这电影,审美严重有问题,难道连动画特效造型都是服化道团队设计的??

  一个字表达:呕。

  ————————

  其实这个电影烂真的不怪流量,但如果这么烂的电影最后票房都不错,那就是中国电影之悲了。

  粉丝经济开始横行的时代,大概也是中国电影乱象丛生的末世吧。在这幅人间乱象中,依旧坚持恒守本心、把控质量的创作者们,才更显珍贵与难得。也因此,批评烂片,鼓励好片,就更加显得愈发必要。

  愿新生代中国电影人,都能坚守到底。

  《诛仙Ⅰ》观后感影评【4】

  自1931年中国有有声电影开始。

  从未有过中国大陆演员整部电影讲普通话(国语)台词需要其他配音演员,配音的电影。

  哪怕默片时代,那些大明星。到了有声时代,因为台词不好没戏拍,也没说让别人配音。

  哪怕是技术最差的时候,没办法同期收音,也都是演员本人配音。

  哪怕是那些港台演员,也只是在普通话版本里需要别人配音,在粤语原版里也都是本人原音。或者是有两岸三地电影演员时为了统一口语,才给港台演员配音。

  远的不提,就提流量明星,流量ip电影。

  吴亦凡都是原音,鹿晗都是原音,ab都是原音。他们不知道自己台词不好吗,他们不知道自己讲台词还得背吗,他们不知道有人配音自己省心有省力,开开心心挣钱吗。但是他们都没有配音,他们都检查自己原音。因为这是电影。

  再谈流量大ip,何以笙箫默,三生三世电影版,哪个不是当时大ip,哪个不是制作周期短,黄晓明ab杨幂刘亦菲杨洋,哪个不是演技不太好。但是他们依然是自己原音。

  可见电影原音,是中国电影百年最后的底线。今天被诛仙轻易地打破了。

  《诛仙Ⅰ》观后感影评【5】

  《诛仙Ⅰ》(下文简称《诛仙》)由香港导演程小东执导,肖战、李沁、孟美岐等领衔主演。在这个夏天之前,鲜少人看好这部电影。虽然程小东曾执导过张国荣、王祖贤经典版的《倩女幽魂》,但进入新世纪后,程小东的作品反响都不理想,《诛仙》前一部作品还得追溯到2011年李连杰、黄圣依的《白蛇传说》(豆瓣4.7分)。而这个夏天之前,肖战还没有红出圈。

  但这个夏天,《陈情令》火了,肖战也一跃成为顶流,《诛仙》片方估计偷着乐,不仅省下一大笔宣发费用,还多了一大批粉丝观众。上映前夕,《诛仙》更名为《诛仙Ⅰ》,续集已经提上日程。

  《诛仙》无形中也变成了“IP+流量”的新案例。在诸多“IP+流量”电影纷纷扑街的语境下,《诛仙》会是例外吗?

  电影《诛仙》属于仙侠题材。

  自2005年由胡歌、刘亦菲等主演的《仙剑奇侠传》之后,仙侠影视剧——尤其是仙侠剧,便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并且诞生了好几部爆款。比如2014年的《古剑奇谭》,2015年的《花千骨》,2016年的《青云志》,2017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2018年的《香蜜沉沉烬如霜》……除了少数改编自游戏,仙侠影视剧几乎都是改编自仙侠小说。《诛仙》亦然。

  仙侠与武侠,都有“侠”,行侠仗义、保护苍生;更大的差别在于,二者的世界观设定不同。武侠是一个真实的、唯物的江湖,是古代现实社会的延伸,武侠的江湖里只有“人”。仙侠涉及的世界,更加广阔,除了人之外,还有神、魔、仙、妖、鬼等;其主要依托中国上古神话传说,故事背景虚化,武侠、神话、传说、佛教、道教、修仙等多种元素无所不包。

  因此,从创作上说,仙侠更为自由,可以充分发挥创作者恣意纵横、天马行空的奇妙想象力。但也因为自由,缺乏武侠小说的成熟范式,仙侠小说质量良莠不齐,多数创作者只会放不懂收,天马行空最后成了天花乱坠、胡编乱造。

  《诛仙》则是当代仙侠小说里比较经典的作品。

  《诛仙》的作者是萧鼎(原名张戬)。小说约创作于2003年至2007年,长达120万字,拥有广泛的读者群,甚至被誉为“后金庸时代的武侠圣经”。

  在《诛仙》设定的世界里,神州浩土,广浩无边,千载以来正魔两道争斗不休,百余年前,魔教入侵中原大地,以青云门为首的正道,解除了上古神兵诛仙剑的封印,正魔大战,以青云大获全胜,魔教全面溃败而告终。然而,魔教从未放弃过入住中原之念。

  有一天,青云门附近一个小村落惨遭灭门,幸存的两位遗孤被青云门收养,其中之一便是主角张小凡。张小凡被正道之首的青云门收为弟子。在修习仙术的过程中,张小凡先后对青梅竹马的师姐田灵儿、师姐陆雪琪、魔教宗主之女碧瑶产生了情愫。青云门掌门人误会张小凡已叛入魔教,使用诛仙古剑劈向他,碧瑶为他挡下了这致命一击,魂飞魄散。

  深受打击的张小凡叛入魔教,成为噬血成性、人人闻名丧胆的“血公子”鬼厉。最后他复活碧瑶失败,几乎崩溃,在陆雪琪的照顾和鼓励之下,他战胜了心魔,得到诛仙古剑,杀死魔教鬼王,成为拯救苍生的英雄。

  从大的故事框架上看,小说《诛仙》并未超脱仙侠小说的普遍套路,都是主角幼年经历变故,但身怀异能或者经过高人指点,习学仙法,在正邪大战中崭露头角,收获爱情与友情,并一路打怪升级,最后打败大BOSS,成为大英雄,体现出善恶有报、邪不胜正的理念。

  主人公往往也会有一段禁忌虐恋。因为仙侠故事中六界混杂,所以禁忌之恋常体现为人与妖/魔之恋,或者人与仙/神之恋。《诛仙》中,碧瑶的母亲是九尾狐,碧瑶身上也有“妖”的血缘。她和张小凡的感情未能善终,因为正魔殊途,他们的爱情成了牺牲品。

  由此,仙侠小说普遍会对正/魔的划分表示怀疑。小说中大部分人物认同的理念是,正魔泾渭分明,你是正派,你就是正义的,你得跟“邪魔歪道”划清界限;你是魔教,你就是十恶不赦必须除之而后快。但实际上,魔教之中亦有大善之人,正派里也有伪君子和真小人,过于执迷所谓正派魔教的划分,本身就是一种“入魔”。

  除此,《诛仙》更有超越一般仙侠小说的地方,这也是它从汗牛充栋的同类型作品中脱颖而出的原因。一则,《诛仙》文学功底极好,借鉴吸收了大量中国神话传说和古典文学因素,气势磅礴、想象恢宏、文笔优美。

  二则,与众多仙侠小说沦为打怪升级的“爽文”和“种马文”不同,《诛仙》的主线是人与命运的抗争,是“永失我爱”的虐心,它带有强烈的悲剧性色彩,少了轻佻的快感,多了厚重的现实感。

  再则,也是最为关键的是,《诛仙》经由人物与命运的悲剧性抗争,既反思了正/魔、善/恶的粗暴划分,还超越了这一划分,凸显出人对命运的主宰。这就是小说中一再出现的出自老子《道德经》中的一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刍狗是草扎的狗,古代祭祀时用草扎的狗来代替活的狗作为祭品,祭祀完就丢弃。天地不仁指的是天地不像人有人心,因此也没有感情,不怜悯万物,任其自生自灭。小说借用这句话,不是想渲染悲观,而是强调:天地不仁,众生平等,个体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正邪无界,一切皆由自己选择。

  就像《哪吒之魔童降世》中那句著名的台词说的,“我命由我不由天”。哪怕你出身正道,但心有歹念,那正道也是魔;假若你出身魔教,但心怀善念,那魔教也是正道。小说中,张小凡经历了从正道堕入魔教,再从魔教回归正道的过程,但他最后既没有回归青云门,也不是进入魔教,而是超然于二者之外,挣脱了仙侠世界正/魔划分的束缚与压迫,也不为空洞的“侠”所绑架。有宿命感的孤独,也有宿命感的燃。

  近年来,有不少仙侠小说改编成影视剧,有成功的案例,也有严重扑街的。庞大的书粉,充分验证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如果书粉能够成功转化为忠实观众,那么事半功倍;如果书粉成为反对者,这也往往让剧集的命运蒙尘。

  书粉们的主要诉求是:请尊重原著。但事实上,从小说到影视剧必然经过调整与改编,毕竟影视剧与小说不同。影视剧是集体创作的产物,除了小说构建的剧本外,它还有服化道、特效、灯光、摄影、表演、导演调度等等,它们都影响了影视剧的呈现效果。加上,影视剧业已形成一套比较稳定的审美系统,与小说又不完全相同,当小说影视化时,需要在剧本上做调整以符合观众感受。

  在改编成电影之前,《诛仙》先有了剧版《青云志》,由李易峰、赵丽颖、杨紫等主演。但《青云志》口碑惨淡,既得罪了书粉,也没能吸引普通观众。

  根据电视剧的审美范式,《青云志》的一些改动还是合理的,比如适当增加了张小凡与碧瑶的互动,增加渝州城作为正魔两派交汇的缓冲地带等,不过,从大方向看,剧版的改编是典型的“去之精华”。

  原著中,张小凡资质愚钝,心性坚韧,经历坎坷,多数时候被命运推着走,身不由己。也正因为命运的碾压,逼得张小凡一再追索正/魔,善/恶的界限,并激发张小凡对抗命运的勇气和决心。这些都让小说产生了一种悲剧的崇高感。

  但剧版中,张小凡则成了典型的“大男主”,天选之子、天资聪慧、智勇双全,一路上有编剧金手指罩着,人物的个性缺乏深刻的变化,人物与命运之间的紧张感也消失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深刻并未体现出来。

  除了张小凡之外,陆雪琪、林惊羽、秦无炎等主要角色,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人设崩塌。与此同时,小说的感情线被魔改。碧瑶与张小凡硬是画蛇添足增加了一个幼时的救命之恩;空灵的陆雪琪变成了单恋张小凡的“面瘫”……原著中干净、清爽、动人的感情线,在剧中成了含糊不清的多角恋。

  总之,《青云志》又原原本本地回到了仙侠剧的一切套路中,失去了超越性。这也是给影版留下了宝贵的经验教训。

  之前,仙侠题材主要还是以剧集的形式出现,《诛仙》是为数不多的大银幕电影。

  影版的改编有两大困难。一则,仙侠小说动辄百万字,叙事繁琐,人物关系复杂,压缩成一部电影很考验编剧功力;二则,仙侠中“仙气”的视觉呈现,对特效要求非常高。剧版或者网大版,因为屏幕较小,观众对于特效的瑕疵还是有较大的忍耐度;但如果是在大银幕上,任何瑕疵都会被放到最大,五毛特效会严重影响质感。

  电影《诛仙》的第一个刺眼问题是:制作的确是太粗糙了。

  显然,片方一开始也没料到肖战会大火,制作成本应该比较有限。特效是一分钱一分货,结果就是《诛仙》的特效跟观众在电视剧和网络电影中看到的差不多:有那么一个形似,但不逼真、不细腻,仙气全无。比如,七脉会武在小说和《青云志》中都是重头戏,是特效大展身手的时候,但影版为了省钱拍得非常简略,更离谱的是,几场对决,玩的竟然是肉搏、摔跤这样的把戏。这也好意思叫“仙侠”?最后关头大战鬼王,特效倒是有了,但逻辑全无,青云山弟子剑阵煞有介事,直接被鬼王打得七零八落。特效只为展现青云弟子去送死?

  还需特别一提的是,电影配音尴尬至极,口型几乎都对不上。既做不到现场收音,也做不到演员原声配音,制作态度很让人怀疑。

  第二个问题出在剧本上。但锅,不该只甩给编剧。

  影版《诛仙》排名第一的署名编剧是申捷,他编剧的《鸡毛飞上天》《白鹿原》都是非常成功的作品,功力不用质疑。公正地说,影版充分规避了剧版的几个问题。比如,张小凡的成长线完全立住了,肖战的演技是合格的,张小凡从单纯懵懂到痛苦黑化的变化,他诠释得比较到位。尤其是张小凡单纯时期,编剧通过颇多台词与情节上的反差,以及狗与猴的抢戏,创造了多个笑点,喜剧色彩鲜明,也可体现出此时的张小凡是无忧无虑的。

  而张小凡的感情线,除了与碧瑶的情感进展稍显突兀外(吻戏估计会惹怒书粉),其他基本立住了。尤其是跟剧版相比,张小凡对师姐田灵儿的单恋,冰冷高傲的陆雪琪对张小凡的动心,表现得都比较细腻。

  李沁饰演的陆雪琪虽戏份并不是很多,但形象比较立体

  那么,剧本问题出在哪里?

  前文已有强调,小说《诛仙》的核心魅力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逆天改命”精神。而影版《诛仙》中,这一精神一丁点都没有体现——因为电影在张小凡“黑化”的那一刻,就戛然而止了,估计片方是想在下一部中再予以呈现。

  虽然不少电影有续集,甚至还形成了一个电影系列,但前提是,每一部电影都应该是一个单独、完整的个体,观众无论从哪一部进入,它都自成一体。电影《诛仙》不是,它是那种戛然而止型的,电影还没有讲完,但因为时长、因为片方想多拍一部或几部,所以硬生生地分割成了几部。就比如,你能想象《哪吒之魔童降世》分割为上下两部电影上映吗?

  只要精简得当,电影《诛仙》是可以在一部电影里讲完故事的;电影并非没有冗余的部分,比如张小凡对师姐田灵儿的单恋、师兄弟间插科打诨的日常,都不妨略写,甚至可以剔除。如果要分为两部或几部上映也可以,剧本就得下功夫,不拘泥于原著,让每一部能够独立成篇。

  但电影《诛仙》既不独立,也不够精炼,它让那些非书粉也非演员粉的观众感到尴尬——电影到底要讲什么?为什么就这样结束了?

  《诛仙》上映之前,网上很多人说该片是“IP+流量”还行不行的又一次考验。暂且不论电影拍摄时,肖战还不算流量,但凭这回肖战的表现来看,流量并不是没有演技的代名词。“IP+流量”不是原罪,该批评的是,借着“IP+流量”的名号想要急功近利:制作上投入有限,又急不可耐想利用续集赚一笔。

  电影《诛仙》的问题不在IP,也不在肖战或孟美岐等流量,制作方得反思了——一定得拍续集才能把故事讲清楚吗?如若拍续集,第一部只能如此仓促收尾吗?